舆情评论

老刑警怎么看待“疑罪从无”--写在“聂树斌杀人案”尘埃落定之后

作者:admin 2018-07-04 我要评论

当前位置:中国国际舆情网 > 舆情评论 > 正文

笔者的师傅是一个老刑警,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议论起“聂树斌杀人案”。由于不了解案情,所以很多的时候话题是集中在法律和道义层面。今天,终于本案尘埃落定,特别...

中国国际舆情网提醒你以上是《老刑警怎么看待“疑罪从无”--写在“聂树斌杀人案”尘埃落定之后》文章导读

笔者的师傅是一个老刑警,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议论起“聂树斌杀人案”。由于不了解案情,所以很多的时候话题是集中在法律和道义层面。今天,终于本案尘埃落定,特别整理出我师傅的一些观点,仅供参考。 笔者的师傅是一个有三十年刑警重案队经历的老刑警,在一个幽静的茶舍里,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议论起“聂树斌杀人案”。由于我们不了解案情,所以很多的时候话题是集中在法律和道义层面。今天,终于本案尘埃落定,特别整理出我师傅的一些观点,仅供参考。
“今天,聂树斌杀人案终于迎来了裁定,结果是在我很久之前就意料之中的,毕竟“疑罪从无”是我们国家的司法进步,别看我工作一辈子了,抓到的重刑犯数不过来,但是我支持这个裁定。社会进步了,司法也应当进步。
“我想叨叨的是:我们全社会准备好迎接“疑罪从无”了吗?”
“疑罪从无”对于侦查员来讲,就是句空头口号
“ 这杀了人了,有俩嫌疑人,都从无了案子就不用破了。侦查过程就得疑罪从有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细节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,不然案子怎么可能破?冷冰冰的尸体就在台子上躺着,死者家属就跪在地上哭着,案子破不了喊破大天你这警察也不称职。
” 聂树斌的案子是几十年前的,那时候比对个血型,就能断案;凭着步伐追踪,就能断案。现在呢?大街上找块沙土地都不好找,哪儿还能见到成趟足迹?用现在的眼光看待几十年前的案子,本身就不厚道。
“我知道网上骂警察的人不少,其实骂错了。疑罪从无是法院的审判标准,或者说我们在采取强制措施时的案审标准,而不是侦查工作的标准。大家伙骂的是暴力取证、刑讯逼供。比如说:有个绑架团伙绑了个孩子,藏到了个谁也找不着的地方。你抓了嫌疑人,他死活不说孩子藏哪儿,后半夜孩子得冻死。怎么办?30 年前,我早动手了。现在我不建议你动手。师傅快退休了,真有这事儿你可以找你师傅。”
“疑罪从无”这事儿大家伙真琢磨明白了吗?
“疑罪从无”可不是无罪从无,是证据不足。也就是“从无”的这个人可能是冤的,也没准是“幸的”。甭管怎么说吧,从无了。冤不冤的,只有他自己心里明镜儿似的。这一刀切下去,总是有大有小的两块儿。
实话实说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办案,的确重实体、轻程序,这不对。英美的那套是重程序的,只要程序合法,实体可以适当让位。看看老美的警察一年在街头开多少枪、崩多少人、撞多少车就知道了。前两天我看一个小伙子,让村民拿着铁锨追着跑也不敢真开枪,这事儿要是在老美,早就崩了;话说回来,老美也没几个敢真拿着铁锨追着警察跑的。我总觉着警察不应该是机器人,应该有良心,分得清谁是老百姓谁是王八蛋。
“还有个问题我没想明白。你也见识过不少老贼了,人赃并获了,楞说钱包是捡的,还要交给警察叔叔呢。这帮子人巴不得疑罪从无、犯罪从无呢。这老百姓还不得被坑苦了?怎么大家伙都不担心自己钱包丢了找不回来呢?
还有就是配套的法律,我们配齐了吗?
“我看总有人拿辛普森案说事,我专门查了一下。辛普森死罪已免,活罪难逃,法院最后判了他给受害者家庭3350万美元的补偿性及惩罚性损害赔偿金,搁今天这钱就是几十亿了,辛普森成了个穷光蛋。疑罪从无好办,后续侦查呢?这个人还是不是嫌疑人?能出国吗?民事呢?这些事儿该怎么办?我看到的都是政府出钱,赔偿了事。有的钱,政府出的不冤吗?还不是老百姓买的单?”
“有没有完美的证据链条?
你也当了10年警察了,你说你办的案卷里,能不能找到一个完美 的?没有,是的。这些话跟没搞过侦查的人,说什么也没人相信的。
“侦查员会犯错不?侦查员也是人,受教育程度也不一样,眼睛也会有误差,也难免有错,笔录中的错别字屡见不鲜。过去的时候,律师一般不挑这些毛病,这几年明显不一样了。应该说律师确实倒逼我们侦查员的素质了。当然还有侦查员有的时候犯错是特么的故意的,害群之马队伍里也真有。
“还有嫌疑人会在交待上找辙。“坦白从宽,牢底坐穿”,不疯不傻的嫌疑人多少得留点东西不说。全撂的,十有八九还有别的事儿。
“然后证人或者受害人一样会犯懵。比如:明明丢了1000块,偏说丢了3000块的事我见过;1米7抢劫犯手持15厘米长的西瓜刀,在身高1米5的女大学生嘴里就成了一个“姚明”手持“青龙偃月刀”抢劫的赶脚。还有更有意思的,一个案子有七八个证人,其中一个特别能掰活。坐在办公室等待逐一取证时,这位大哥信誓旦旦咬定了嫌疑人说话山东口音,后来剩下的这些证人记笔录的第一句话就全都是山东口音了。“山东口音”这四个字儿让三组侦查员兜了很久圈子,等到真凶到案以后——发现他是地地道道的广西人,一点山东口音也没有。
“最后老天爷也会添堵。雨雪风霜,水火无情,毁掉的现场物证就不说了。DNA证据够强硬吧?可是到今天没用上多少年,而且某些极端情况下,比如在同卵双胞胎面前就没用。还有很多案子先天不足,“小屋两人嚷,只听巴掌响,都说他打我,两人都有伤”,神探亨特来了也就这点证据。
“同样的这点儿证据,是存疑是不存疑?一个人一个看法儿。聂树斌的这个案子也是这样。刚才说到的辛普森案子,四分之三 的白人认为是这个小子干的,四分之三黑人就认为不是他干的,案子判完以后还有七成的人认为这个案子判的不对。可是人家是陪审团认定事实,别人再怎么得瑟是都没用,案子结束就散了。我们是法院一家说了算,弄得里外不是人。
“疑罪从无能一视同仁吗?
“别忘了大牢里还有俩警察呢,王文军和邢所长,他们俩的证据足吗?要我说,主观故意上明显不够,要知道会搞出人命,他俩会那么出警办案吗?绝对的“疑罪”,能从无吗?一个一经二审判了,另一个我看着也够呛了。
“这个案子已经20年了,当时的司法理念、刑事政策、刑事程序、刑事技术跟现在相比,差距太大了。不管怎样,聂树斌能被判无罪,充分体现了咱们国家司法的进步。法院能够低下头诚恳道歉,虽然不一定能取得聂树斌亲属和世人谅解,但最少这一步迈过去了。
“我记得电影里葛优说过:步子别太大了,容易扯着蛋。”
无论怎样,每一个执法者都应该就本案反思,该如何提高自己的办案水平,如何贯彻法治思维,如何践行法制精神,在杜绝冤假错案的前提下,多破案多抓人,保民安。
师傅是个献身多年的老公安,脾气总是耿直倔强,一些观点也颇显不合时宜,但他所说也确是心声,请各位权且听之,权作一家之言吧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文老刑警怎么看待“疑罪从无”--写在“聂树斌杀人案”尘埃落定之后由v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国际舆情网相关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中国国际舆情网的其它文章,请关注乐中国国际舆情网,http://www.globalpubopinion.org/pinglun/981.html.

中国国际舆情网提示,当前位置:中国国际舆情网 > 舆情评论 > 正文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请转载时务必注明:本文《老刑警怎么看待“疑罪从无”--写在“聂树斌杀人案”尘埃落定之后》来源中国国际舆情网,文章源:http://www.globalpubopinion.org/pinglun/981.html

相关文章相关文章
  • 舆情早报网最新舆情信息评论员电竞平台

    舆情早报网最新舆情信息评论员电竞平台

  • 常德市农投集团强抓党风廉舆情早报网政

    常德市农投集团强抓党风廉舆情早报网政

  • 评论坚守好网络阵地是一种执政担当今日

    评论坚守好网络阵地是一种执政担当今日

  • 2018浙江永康市委宣传千亿国际娱乐网站

    2018浙江永康市委宣传千亿国际娱乐网站